读文

【伏牛传】中国式合伙、宗教、救世主“合伙”

我曾经在北大文史楼3楼的小便池上看到这样的小广告:“XX教育,基督徒创建,值得信赖。”

我觉得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广告语。

联想到自己的生活经验:吃烤串时,我会更愿意吃穆斯林清真餐厅烤的羊肉串,因为我觉得我不会吃到假羊肉,百分之百值得放心。

我有时会思考一个问题:假设世界上有某一个宗教团体开始运营商业了,会成为什么样子?我顿时觉得碉堡了,很难想象,当一个极端宗教组织拿出他们坚守信仰的劲头来和某一个创业项目一杠到底时,会迸发出怎样的能量。

再假设,某一个宗教团体也有联合创始人,那么中国合伙人式的悲剧会发生在他们身上吗?我想了一下,答案是这样的场景很难想象。

比如,圣经里面的施洗者约翰与耶稣。据传说,约翰是基督的表兄,在耶稣还没有出场的时候,就在荒野中布道,为人洗礼,并宣布会有比自己更重要的救世主降生。

可以说,没有约翰的铺垫,那么后面的耶稣就不会一出场就有那么深厚的群众基础。这二位的关系,在创业团队中是非常明确的,约翰相当于早期投钱的合伙人,能力略差,但是没有他这个事情压根就启动不了。而耶稣就相当于团队中能力超强、极富有人格魅力的合伙人,但是离开了早期启动资金,恐怕也成不了事情。

这样的创业团队结构还有现实版:X辑思维。同样是一位能力稍弱但是对早期团队有重大贡献的合伙人与一位能力超强但是股权较小的合伙人组成团伙。当然,在现实中,此种搭配下场如何,我们已经看到:那就是分家。

可是在圣经中,耶稣与约翰有出现此种因为心理失衡而导致的矛盾吗?约翰有和耶稣闹过吗?似乎没有。我们看到的是约翰无条件的支持耶稣的事业。所以,在某一个宗教团体中,是很难想象联合创始人之间闹翻的。甚至在类宗教团体中,也很难想象出现这样的情况,例如,恩格斯对马克思无条件的支持与帮助。

伏牛堂是由我和我的三位兄弟一起创办的。自创办以来,反复有人问我的一个问题就是:合伙人之间会不会出现矛盾。大概《中国合伙人》这部电影给了我们太深刻的一个刻板映象:共患难易,共富贵难,合伙必死。

在开办伏牛堂的时候,我们四处找北京的转让、倒闭餐馆,去低价收购他们的厨房用具。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惊讶的发现有相当一部分餐馆倒闭的原因并非是生意不好,而恰恰是因为生意太好,合伙人之间闹翻了。

对于合伙问题的死结,有的人以为最好的方式是“白纸黑字”与“先小人后君子”,由此引申出了一大票创业导师的心得,什么不要平分股权啦,什么一定要有人占主导地位啦。可是在现实中,我既看过平分股权活得很好的团队,也看过有绝对大股东的团队分家。

可见,股权问题并非是解决合伙人问题的充分条件,在某种意义上,我认为连必要条件都算不上---当合伙人之间产生冲突时,无论其中一位合伙人的股权比例占得多小,其结果对团队一定是毁灭性的的。

我们不妨探究一下合伙人悲剧背后的人性根源。很多合伙团队早期都在“讲人情”与“讲条款”之间摇摆,合伙人矛盾的背后其实就是人的道德与人的欲望之间的矛盾冲突。  

苏格拉底把知识看做美德,也就是认为理性即道德。所以,进一步看来,合伙人悲剧背后的根源实际上是理性与欲望的战争。一条残酷的现实便是,人的理性始终有边界而人的欲望永远没有边界。当公司越做越好,欲望大到超出了理性的边界时,合伙人之间出现问题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这个问题有没有解?我认为解决的方式也很简单,既然理性是有边界的,那么就不妨求助于非理性。换言之,当某一个合伙人团队中有一个具有宗教主义气质或者救世主气质的成员,那么团队出现问题的概率恐怕会小很多。

宗教团体的创始人之间不出现问题的原因大概也是因为他们借助了理性之外的东西来克制甚至忽视掉欲望。一个以合伙形式最终走向成功的团队领导者不太可能是理性的,一定是具有某种宗教色彩、神秘主义色彩的。就像乔布斯这样性格有缺陷的领导者,却能够和合作伙伴沃兹尼艾克一起走到苹果发展壮大,和他本身因为修禅而具有的宗教领袖气质不无关系。

所谓的宗教人格,其中最重要的一种就是“救世主情节”,在某种程度上约可以等同于现在已经被超烂的“情怀”:不仅要拯救自己,还要拯救一起创业的兄弟们和这个世界。

但特别值得注意的是,这种救世主情节必须是真实的。

这一点,在历史上早有证明。有这样的一个创业团队因为领袖的宗教特质而兴旺也因为领袖的庸俗化而败亡:洪秀全和他的创业小伙伴们。

当初洪秀全创业时,武不如萧朝贵,智不如冯云山,权谋不如杨秀清,大家却能够齐心协力团结在他身边--只因洪秀全身上有“天兄”的宗教光环。而到了太平天国后期,“天兄”洪秀全自甘堕落为凡人,在太平天国搞一言堂,抛弃理想谈利益,最后落得个内部火拼衰落的下场。

要求一个团队灵魂人物始终保持某种理想主义气质很难,该人本身就很有可能把理想败给现实。对此,唯一的解决之道就是,此人本身有一些非理性主义的宗教信仰,能够用其强大的非理性感染其理性的合作伙伴们。